林语堂先生教你翻译 之乎者也 知乎者也

娱乐频道 2020-04-06154未知admin

  早年留学美国、,获哈佛大学文学硕士,莱比锡大学语言学博士。回国后在、大学、厦门大学任教。1945年赴新加坡筹建南洋大学,任校长。知乎者也曾任教科文组织美术与文学主任、国际笔会副会长等职。林语堂于1940年和1950年先后两度获得诺贝尔文学提名。曾创办《论语》《人》《风》等刊物,作品包括小说《京华烟云》《啼笑皆非》。散文和杂文文集《人生的盛宴》《生活的艺术》以及译著《东坡诗文选》《浮生六记》等。1966年定居,1967年受聘为中文大学研究教授,主持编撰《林语堂当代汉英词典》。(《林语堂当代汉英词典》编竣出版,林语堂视此为写作生涯巅峰之作)

  林语堂的“有不为斋”里挂着一副自评的对联——“两脚踏东西文化,一心评文章”,知乎者也此联由梁启超手书,是书里最重要的装饰。气魄,是林语堂致力于沟通东西文化交流的真实写照。林语堂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、学者、翻译家、语言学家,《吾国与吾民》、《生活的艺术》等作品在英语世界受到高度评价和广泛喜爱,如今已成经典。

  林语堂被称为幽默,他谈吐诙谐,热衷幽默。对中国幽默文学的异军突起起了作用。他也一向以童心未泯自况。他富有创造性地把英文的Humour音译为中文的幽默,从而使幽默一词在中国迅速流行开来。

  林语堂的幽默像是生活的一种调味品。林语堂抗战前寓居上海近九年,并被谑称为“幽默”。林语堂在自己的《八十自叙》中说:“并不是因为我是第一流的幽默家,而是在我们这个假而幽默则极为缺乏的国度里,我是第一个招呼大家注意幽默的重要的人罢了。”

  林语堂经常撰写文章,阐发幽默,林语堂及其同人积极提倡幽默文学,主张文风“清淡”、“隽永”、“甘美”,作品具有“性灵”、“闲适”的特点,逐渐自成一个小品散文流派。

  在《论翻译》一文中,林语堂提出字译与句译说,并从语言学角度阐释了翻译不能以字为主体,而只能以句为本位。句译为正,字译为谬,两者不可兼容并立。他认为,“无字字对译之必要,且字字对译常是不可能之事,所以句译家对于字义是当活的看,……先把原文整句的意义明白准确的体会,然后依此总意义,据本国语言之语法习惯重新表示出来,若能字字相对固善,若此总意义在本国文不能用同样之辞字表出,就不妨此零字而别求相当的,或最近的表示方法。”

  林氏并未逐字翻译,而是运用了意象的转换。Fly,fly,ye ded and broken dreams of fragrance,for the spring is gone!全句无一“花”字,却借ded and broken dreams道尽花谢梦断的悲戚。“榭”、“帘”的意象则转换为screens和stone,两词压头韵,读来上口,且柳絮落于石上,也合乎逻辑。kiss一字来译“扑”实在是妙译,展现出了柳絮翻飞飘落的轻盈灵动,译出了原诗的动态美感。林氏用字虽与原文字面有所差别,然所呈现出之意境却与原诗悲戚缠绵之情全然相应,未损分毫,最末四句更是将玉殒香消人不知的凄恻之情推向,英文读来也让人不禁泪下。

  中国的文言文用词简洁,微言。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,“单音节性”是中国文学尤其是古典文学的审美规范。人却崇尚连贯性。

  很强的段落阅读。因此,林语堂运用“句化”,将汉语中含义凝练的单个字词为句子。如此,便更加符合读者的阅读习惯,地道易懂。

  “者也之乎”四字为文言虚词,本就很难找到对应的英文表达,就算找到也会使句子冗长拗口,且外国读者也会因文化差异而不知所云。林氏中所用四词显然不与原文对应,但却等效,通过使用旧体英语延续了原文的文言文语体风格,外国读者也可领会到原文透出的精气神。

  在《论趣》一文中,林语堂道,“我想这趣字最好。……人有人趣,物有物趣,自然景物有天趣。……名、利、色、权,都可以把人弄得神魂不定。只这趣字,是有益身心的。”高健在《翻译与鉴赏》一书中写道,我们从林语堂那里所能吸收到的,应是那种种的“情趣、意趣、诗趣、活趣、天趣、逸趣、雅趣与野趣”。

  “道理参透是幽默,性灵有文章。”追求雅趣的生活哲学贯穿于林氏的译本选择与翻译策略之中。单《林语堂英译诗文选——明清小品》上中下三册即收录《焚香之趣》《小窗幽记》《叙甫会心集》《幽梦影》《三十亦快哉》《富人行乐之法》《贫贱行乐之法》《随时即景就事行乐之法》《浮生六记》等多篇展现生活雅趣的经典佳作。林语堂在《古文小品译英》序言的开头即坦言,所选作品多少都带有一些“闲逸”的气质,并进一步解释这关乎“简单生活的诗意和美感”。因此,林氏译笔下反复出现苏东坡、陶渊明、李笠翁等人的作品,并非偶然。林氏与原文作者气质相近、志趣相投,译笔自然饱蘸情感、流畅自如,译本读来仿佛英文写就,口语化的表达使浅白利落,字里行间洋溢着轻松愉悦、闲适活泼。

  立分久暂,暂可无依,久当思傍。亭亭之事,但可偶一为之,旦旦如是,则筋骨皆悬而脚跟如砥,有血脉胶凝之患矣。或倚长松,或凭怪石,或靠危栏作轼,或扶瘦竹为筇;既作羲皇上人,又作画图中物,何乐如之!但不可以美人作柱,虑其础石太纤,而致栋梁皆仆也。

  林语堂提出的翻译标准有三:、通顺、美,与严复的“信、达、雅”大体上是“正相比符的”。林氏认为,翻译诗文小说一类的艺术作品时,在达到通顺的标准后,“不可不注意于文字之美的问题。”因“凡文字有声音之美,有意义之美,有传神之美,有文气文体形式之美。……理想的翻译家应当将其工作做一种艺术。以爱艺术爱他,以对艺术谨慎不苟对他,使翻译成为美术之一种(translationasafineart)”。林氏正是这种工匠,雕琢出众多佳译。

  《声声慢》中林语堂通过复迭so字和连用七个押头韵的形容词,再现了原诗的美感与气势,做到了形似且神似。林语堂在《论译诗》中如此表述翻译这十四字的:“……真费思量。须知全阙意思,就在‘梧桐更兼细雨’那种‘怎生得黑’的意境。这意境表达,真不容易。所以我用双声方法,译成sodim,sodark,sodense,sodull,sodamp,sodank,sodead十四字(七字俱用定母译出),确是黄昏细雨无可奈何孤单的境地,而最后dead一字最重。这是译诗人的苦处及乐处,煞费苦心,才可译出。”翻译家童元方在《译心与译艺》一书中如是评价:“双声的方法在这里不仅译出了荒凉之感,而且译出了词的音乐性。或者用林自己的词汇来说,是诗词中的‘自然节奏’。”《行香子》中,知乎者也林氏在两阙的末三句均运用了压头韵,实现了形之美;又将“驹、火、梦、琴、酒、云”等意象根据长短和韵脚调整顺序,使节奏自然协调,实现了韵之美。

  上一篇 :如何翻译“红军不怕远征难”?下一篇 :十三五规划术语英译:共享发展篇

原文标题:林语堂先生教你翻译 之乎者也 知乎者也 网址:http://www.anafranilrxshop.com/yulepindao/2020/0406/32170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四海为家新闻网 www.anafranilrxshop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